首页 首页 > 

最新资讯

返回 X南方周末专访安信地板董事长卢伟光话巴西

卢伟光,这个在巴西亚马逊河流域有着一千多平方公里原始森林的“地主”,日常居住不过上海西郊二层别墅。楼下客厅、饭厅,楼上卧室,蓄养一条名叫“娜娜”的德国牧羊犬。难怪他说 “在城市生活,呼吸都不自由”。也许因此,他的长发飘飘,凌乱,衣服颜色绝不沉闷。他用外在观感告诉别人,我是另一种存在。

 

一、长发养成的前因后果

  

任何人的现在,都能从家族基因和生长环境找到说法。卢伟光的家乡虽然不穷,海也通泽四方,他从小却信“靠双手,出人头地”的说法,并为这样的相信而左右突围,先尝后试。

 

“以前一度留过胡子。”在谈论发型之前,他抛出关于胡子的言论。也许想说,现在所谓各色男士先锋造型当年我都玩过。“后来学我的人多了,再加上留胡子吃饭喝汤的确不方便,我就不留胡子了。”卢伟光在罢养胡子后很多年,都是以正常形象混世界。所谓正常,就是理发店里人人会剪的发型,百货公司男装部最常见的西装衬衫,以及每日一剃的光洁下巴。


1987年大连理工大学船舶设计专业毕业,紧接着六年的公务员生涯,再接着是一天工作16个小时“不要命”的艰难创业—这十几年,外形不作怪,内心却没闲着。他忙着开通台湾供货商,直接寻找南美木材供应商,接洽各国各色政要名流。“因为要给人可以信赖的印象,外形只好选择最中规中矩的模样了。犯不着给自己找麻烦,也实在没空琢磨除了生意以外的其他事情。”


什么时候可以内心大爆棚,再也不用遮掩和伪装?

 

他没有回答。但答案却隐藏在公司经营业绩和市场份额数据里。只有够实力,够强大,

才有资格不用兼顾别人,做想做的事情。或者,不妨理解成,每一个“爷”的身后,都曾有

一段夹着尾巴的过去,有人管它叫资本积累或者创业时期,说白了,低调的实质其实只是因为在自己的世界里还做不了主。

 

一直到了2005年,不惑的四十,伴随中年男人颓唐的危机感登门扣安,才觉得再不随心所欲就真的莫名其妙老去了,卢伟光脱掉正经的西装外衣,胡子就算了,那就折腾头发吧。这一年,他开始放任头发生长,管他三面山一面海,管他出人头地还是长发戕地。“我希望自己和一般商人不一样。

好歹还算半个知识分子,不能太土。我佩服画家、导演、艺术家。我不会,但我真心喜欢,从心里敬佩他们。长头发,会让我产生良好的自我联想。”

 

当初次见面的人,有点惊诧地看着他的长发和花衬衫,觉得他像艺术从业人士多过像个企业家,卢伟光会得意地偷乐。那一刻,人生缺失的小碎片被补全。但若真的身为文艺青年般存在,想必他更不乐意。文艺男丝那不成功的人生,有谁人会真心乐意?只取文艺范就足够了。


 

三、青春的奋斗时光实在美妙

  

1994年卢伟光下海创业创立安信地板,第一年,他做成第一笔外贸业务;第二年,有了自己的施工队;第三年,有了自己的生产车间;第四年,把公司搬到了上海……

 

就在一切顺风顺水时,卢伟光的创业蓝图却遭遇了“瓶颈”:1998年,国家一纸公文,禁止砍伐森林。没有了地板的原料来源,怎么办?


突然,墙上世界地图的右下角,那一大片翠绿抓住了他的眼球——巴西!巴西有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去巴西?但当时国内根本没人直接从巴西进货,卢伟光头绪全无……

041-3237370,这个让卢伟光刻骨铭心的电话号码,开启了他的巴西奇缘。

一次,他去台商那里检验木材质量,不经意瞥到包装胶带纸上印着一个巴西电话,就偷偷记了下来——1999年以前,台湾中间商控制着卢伟光的国外原料链,巴西供应商的联系方式可是“最高机密”!


接下来,卢伟光拨通越洋电话。

“hello.iamchinese.iwanttobuy woods.”(英语:我是中国人,我要买木头。)

“que?quefalareu?”(葡语:什么?你说什么?)

 

那个7月里,他不顾中、巴两国间11小时时差,不管巴西木材供应商路易斯不懂英语、自己不懂葡语,硬是打掉了1000多元电话费。同时,巴西木材业界也都知道有个“中国疯子”要买木头。

 

为了买到经济值高的森林,卢伟光租用了一架小型直升机,在巴西的上空巡察,而且还到亚马孙的森林里实地考察。那天晚上进帐篷睡觉的时候,他把裤子脱了然后把皮带挂在树枝上,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皮带的皮没有了,只剩皮带扣还在。原来,皮带的味道吸引过来成千上万像苍蝇一样大的蚂蚁,把它吃掉了。  

 

“我早就听到了亚马逊丛林的召唤,那些木头是有生命的,有细胞,会呼吸,还会说话。”虽然时过境迁,但此话还是道出了卢伟光成功后的喜悦,也饱含着他对所从事的事业的一往情深。

数年前,每次卢伟光从国内飞到位于巴西马托格罗索州首府库亚巴市,在安信地板加工厂门口,他总能看到数百位供应商排起长长的队伍。 这个小个子中国商人在办公室落座后,洋人们挨个儿走进来,向他打听中国的市场需求状况:量有多少,哪些木材好卖,哪些不太受欢迎,未来几个月的预期怎样,顺带把最近他们产品的全球供给状况和最新的研究成果告诉他,听听他的看法。    但这并非卢伟光全部的梦想,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全球十大木地板商。在他的内心里,安信应该是一个更加让人尊敬的跨国企业。

 

 

四、取名安信,是冥冥中的安排

  

“我从小不喜欢跟着别人走。”因为不走寻常路,卢伟光也曾呛过一口水。

 

1999年春节前夕,市场被普遍看好,他从巴西预订了很多木材。但按照传统习俗,绝大部分装修工程在那时候都停工暂歇,没人买货,他手头现金一下子窘迫起来。

 

那一年,印尼盾暴跌,1美元本来兑换8500印尼盾,一下子跌到了1∶13000,大部分供应商都转向印尼采购,包括和巴西合作多年的台湾人。

 

因此,卢伟光就无法从存货中套现来支付订货的款项,而他的储备资金也用完了,他遇到了做生意以来最大的一次挫折——资金链危机。

 

在这种时候,业内有人对供应商吹毛求疵,采取拒收拒付的对策。卢伟光也很犹豫:如果按照原来约定的汇率订货,自然能够赢得巴西人的尊敬和喜爱,但贷款利率加上汇率损失,折合起来要亏损1700多万元人民币,几乎是当时一整年的利润;如果毁约的话,自己这3年在巴西辛苦经营的渠道和信用则要毁于一旦。

 

于是,他决心兑现自己对巴西一百多个供应商的承诺。“我平时很少向人家借钱。但那个时候,时间很紧,我叫我太太和我弟弟飞回温州,一天借到一百万现金,用一个麻袋装着飞到上海,按时付清了木材款。”他说。

风波之后,卢伟光总共损失1500万元,但“上海安信讲信用”的消息很快传遍巴西业界。卢伟光的友善、真诚获得了丰厚的回报,150多个原木锯材厂与他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甚至连当地的印地安人都成了他的好朋友。


卢伟光说,企业取名“安信”,即取了“安心、诚信”的意味。他坦陈,当时起名倒没有太多的考虑,如今随着生意做大,这个名字逐渐给他更多的体会。

 

五、巴西前总统卢拉对他说……

  

长头发对于男人至少造成两个弱点—与人武斗的时候,容易被人抓住小辫子攻击;与人文斗的时候,又容易被人逞口舌之快进行人身攻击。长头发对于卢伟光至少有两个好处。一是修正了他的脸型,他是奥利维·马丁内兹(Olivier Martinez)般的天生瘦脸,长发很好地补足了两颊的脸部线条。二是便于日常打理,他的发质偏软,“如果不抹摩丝挂下来显得没有精神”。

 

发质是基因所决定,发型和去哪里剪头发却可以自己决定。而头发一事,却又可以窥探出多少内心戏剧?

秘诀,就是乐观、睡眠、童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如果做不到呢?“做不到头发就会报复主人。”男人中年,头发比黄金更金贵,掉一根是一根,掉一把就是塌天大事。要想维持“头脸”体面,不是化工产品能解决的问题,而是笃定生活节奏和心态的事了。


欣赏男人与女人的“漂亮”“Que?Quefalareu?”(葡萄牙语:什么?你说什么?)

 

从前,他听这句话的时候多。现在,他装听不懂的时候不少。从创业第一年,做成第一笔外贸业务;到巴西前总统卢拉对他说“巴西有100多个工厂,有1万多个家庭与你事业息息相关”。

人生的角色逆转实在美妙。当然,雨林“地主”也不好当,比如印地安人纠纷,再比如搭着不靠谱小飞机飞越漫漫丛林。


更甚至,对于一个生性奔放的人,“城市就连空气也有压力······怕一个人太寂静”。

他现在终于每年有了一个月的假期。在里约热内卢,和家人一起。在那里冲浪、踢球、烤肉、晒太阳和慢跑。以及名正言顺看漂亮的男人和女人,俩俩三三。不知道跳起桑巴舞来,他的头发又会如何划过空气,画出什么样的风情。不过确实在他客厅茶几上看到一张不可思议的CD,阎丽森木。

 

歌目里有一首叫《几十年我们在一起》,另一首叫《祖训》。

 

对于乡土情缘很浓厚的卢伟光来说,三面山一面海是静止的。但从做木头生意的爷爷到卖红白游戏机的父亲,一直到在美国留学的儿子,发型和舞台始终都在变。


上一篇:第二届乡音桃花心木全民趣读大赛火热进行 下一篇:浙江卫视专访卢董事长,共话祝福G20峰会 返回
返回 X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