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最新资讯

返回 X安信总裁卢伟光致信自贸区领导,迅速得回复

(本报记者 孟群舒)

    “没想到,没想到!”安信伟光(上海)地板有限公司董事长卢伟光收到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给他的回信时,情不自禁地说。他告诉记者:“没想到政府部门反应这么快。自贸区管委会的效率非常高,也很人性化。”
    卢伟光给自贸区管委会的“一封信”迅速传播后,两天时间里收到了一连串反馈。除了自贸区管委会的官方回应,上海海关副关长唐新民、青浦出口加工区总经理徐农都主动提出,希望了解企业需求,而且“有疑问随时告诉我们。”
    针对他关心的设立工厂有什么要求,成本高不高,管委会在回复中提出,将由专业服务团队对接。”卢伟光表示,他会在春节后与管委会的服务团队联系。他还告诉记者,安信地板的工厂注册在青浦出口加工区;但工厂位于加工区之外的金泽镇。能进入出口加工区的企业毕竟是少数,区外的企业通过海关备案,也可以做“来料加工”,只是不能享受出口加工区内的监管便利。“所以,我很期待与管委会领导见面。”今天,卢伟光即将赴美参加一个展览会,之后还要去巴拿马购买木材。他略带遗憾地说,这次买的木材,还是只能以进口形式运到国内,今后如果能存储在上海自贸区,会更方便。

卢伟光给自贸区管委会的一封信(摘要)

    我想先说说对自贸区的期待。之所以期待,是因为现在从事的来料加工有种种不便。
    首先是时间限制,让企业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产。做来料加工,先要办理“来料加工手册”。这个手册期限是1年,1年内必须完成从进料到出口的全过程。看上去1年时间不短了,但如果海外市场变化,对方取消订单,原料就留在仓库里,最终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手册”核销。
    其次是各类押金,增加了企业的资金成本。企业首次办理“手册”需缴纳保证金、“手册”延期和结转也需追加保证金。虽然“手册”核销后,保证金会退还企业,但这些费用占用了企业的资金。通常,安信平均有数百万元资金押在海关。
    第三是监管给企业增加的成本也很高。在出口加工工厂里,我们连垃圾也要保存。这是因为进口100立方米,如果只出口了90立方米,剩余10立方米到哪里去了,要说得清清楚楚。直到海关对木屑称重核实之后,才能处理掉。
    总体上,这些繁琐的手续和要求,使得我们的生产成本大约增加了5%。对地板这样的传统行业来说,这个5%很重要。中国木材企业和东南亚企业相比,因为5%的差异,就会失去价格竞争力。
    所以,当我们听到国家推进上海自贸区建设的消息,我很高兴。它会给我们这些国际化水平较高的企业带来很多便利。我认为可能会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企业可以先仓储再生产,从此没有了时间限制。比如,对红木等较为名贵的木材,企业往往是先购买红木原料,储存起来,要用的时候再加工。因为来料加工的时间限制,安信不得不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仓库。那边的仓储成本非常高,至少是国内仓库的3倍。而且加工前还要运到上海。今后若在上海自贸区内设立仓库,可能会大大降低仓储成本和时间成本。
    二是来料加工业务流程将大大简化。一旦安信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工厂,原料进多进少、出多出少都没有关系。而且,所有生产流程按一个标准做就行,无需考虑中国的标准。
    三是企业对外投资将更加简便。我们2002年去巴西投资时,足足审批了半年之久,等审批手续齐全后,巴西情况发生了变化,最后不了了之。这两年我们到非洲投资,都是通过香港公司进行。今后,自贸区内的企业对外投资,应该也很方便。
    四是在贸易过程中,人民币的使用可能会更多。这么多年来,安信地板都使用美元交易,因为巴西雷亚尔汇率变动太大,有时1天上下就有15%,这对贸易企业影响很大。如果从巴西进口木材时支付人民币,等我们加工好重新出口巴西时,对方也用人民币支付给我们。这样完全不存在汇率风险,是最完美情况。所以,如果自贸区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一定是利好。
    现在对自贸区的信息很多,圈子里朋友们也有各种说法,有时候互相矛盾,缺乏一个全面的引导和介绍。我的很多朋友都去自贸区注册了企业,我还没有去。我想先了解:上海自贸区有没有功能划分,比如加工区、仓储区等等?能否给企业一个清晰的指引。另外,去自贸区设立加工工厂有什么条件,成本是高是低?我不知道应该问谁,所以我把问题交给了你们。
    最后,热切希望上海自贸区能给扎根实业的民营企业创造一个新的发展空间。
    2014年1月22日


上一篇:揭秘:人民大会堂铺装地板的“国家级”标准 下一篇:商务部:非洲花梨木地板,受高端业主青睐 返回
返回 X

意见反馈